admin>>

 和风系列27 絆(纽带) 

这篇再讲一讲遥家里的事


==========


和风系列27 絆



12月初的北半球,冬意渐浓,让人外出时不得不加一件厚外套。

天王遥在此时回到了他曾经呆过三年的地方。在这计划中的三星期内,他的主要安排是和车队接头。体能评估、心理测试、接踵而至的试车和训练的日程等等,都会在这段时间如火如荼展开。

这几年在日本,从初阶到高阶的方程式是遥主要的比赛重点。除此之外还会参加一些房车赛事。两种类型的比赛规制,最主要的是、驾车方式截然不同。多种尝试的目的,除了积累经验、提高自己的技能之外,对于一个车手来说,如何吸引车队老板和赞助商的目光,是占比整个生涯举足轻重的考量部分。

“刚走了一个富二代,这又来一个??这年头只要有钱人人都能开车了么??”
“Bruce,看在上帝的份上,对这小子好一点!你吃错什么药了?”
这是遥刚到车队里,身为工程师和技师的他的两位未来同僚对他所作的评价。
“嘿,小子,我看过你今年的比赛。铃鹿那个过弯太漂亮了,堪称完美!~~很难想象有人可以用F3的车开出这种水平~~”
“欢迎你的加入!”
“你的名字怎么念??”
不过,除了这段不太友好的对话之外,天王遥还是收到了各种勾肩搭背、摸头挠耳式的盛情欢迎。他们打算在常去的酒吧给他开欢迎会,还打算怂恿他伪造年龄和他们外出厮混...尽管在自己的地盘他已经把未成年人不该做的事几乎通通违反过一轮了...但是面对这样开放的西方文化,遥还是觉得谨慎些行事比较好...个人风格不能先偏掉。

“吶?还问我什么事,你这小子是下周回来吧?”
“...是这样没错...我说,老妈,你跟自己儿子讲话就不能客气一点么?”
一天放学回到家里,天王遥接到了已经回去处理工作的母亲的越洋电话。
当地时间还是中午,静香在午休之余想给自家宝贝小子捎去一声问候。然而不知为何,当对方一接起电话来,听到他不耐烦地“喂,哪位?”的应答的时候,蛰伏在静香体内的恶作剧细胞就开始蠢蠢欲动。
“嘛~好像一开始口气不好的人不是我哦~小遥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这么不耐烦哦~”
调戏着那惹人喜爱的磁性嗓音的主人,这边的天王静香揣着一支笔在手上,笔尖不停在报事贴上涂涂画画。
“...没什么,过两天学校有点事吧,觉得有点烦。我是下周三回来,住宿已经都排好了,你们不用操心。”
一阵欲言又止后,天王遥简短向母亲报告了她所关心的事。虽说是回伦敦,可是他也不会回家住,这期间和父母也不一定能碰上。
“知道了。看来还是守口如瓶呢,你这孩子,自己打理好就好,也别太累了。”
一向报喜不报忧也是这么多年留他一个人在日本,自家小子养成的一贯作风。连之前事故和心理问题复发也瞒着他们二老,所以静香深知就算问下去,也不一定能套出什么端倪。
“小满呢?这段时间她还好吧?遥你没让人家操心吧?”
“嘛~她没什么,正在准备演奏会吧。她打算下个月在学校里举办独奏会。”
“哎呀~这可真是难得的机会!好想去现场呢~~”母亲的声调立刻扬起来。
自从满上回上门,用琴声顺利俘获了他父母的心(并顺走一把名琴)之后,遥发现自己的妈已经成为自家女友的头号粉丝了。
“...听说这场演奏会只对无限的学生开放,满的意思也是想在毕业前对同学和老师表示感谢...不知道能不能弄到座位,有空帮你问问她吧。”
姑且方才还在打趣的静香此时回归了正经。她放下了手中的笔,将电话换了一个手拿,在想对方这深沉的口吻和那十分之一秒的沉默意味着什么?
虽说提到满他一直害羞,经常闪烁其词的,可是静香怎么觉得她在刚刚的描述中听到了一点点的...疏离?
她希望只是她多虑了,很可能是她的错觉而已。可是难得和自己儿子通话,话题还难得来到这里,天王静香觉得,有些话她不如趁这个机会就说出来。
“遥,有些话呢,身为母亲我不知该不该讲,你可能觉得我是多管闲事。”她从宽大的办公椅上站起身,踱步到落地窗旁,“虽然说,这是你自己的事我不方便过问,可是你将来人身在欧洲,她怎么办呢?这个问题,你应该考虑过吧?”
电话那头沉默。
有那么一瞬,遥几乎想冲口而出...他当然考虑过,他怎么可能不考虑满??可是他马上意识到,真正仔细思量这件事,并将计划付诸实施的那个人,并不是他自己。
“你对她是认真的吧?遥。”
“当然。”这回,迷人的嗓音立刻传来,“我对满非常认真的,妈妈。”
天王静香露出了笑容。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就给出了回答。
“那就好~~看来是我这个老太婆多事了~~~你们这两个孩子。”继续回归大家长的口气,她自嘲一番,“我年纪大了,就不馋和你们年轻人那黏黏糊糊的事了。你爸让我问候你,就这样。”
“嗳等等——”
怎么母亲刚才还游刃有余的,一下子就要挂他电话??遥有点费解。
“还有什么事?”
这边厢的遥紧张地挠了挠头,“那个,我是想正好问你点事情...那个...”
这里的天王静香挑起了眉毛。


搭车前往近郊的遥在车里回顾着最近的这些。冷风从开了一丝车窗的缝隙里逃进来,他打了个哆嗦。旁边座位的老伯略夸张地笑了笑,说着“小伙子有点弱不禁风啊”云云。

在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后,列车到达了目的地,遥拿着只装了些简单行囊的背包下了车。接下来是去找一辆黑色轿车,会直接带他去目的地。

“黑色轿车...真是醒目的特征呢。”背包提在肩头,一边嘟哝着,遥很快来到车站外,那里停着好几辆黑色的私车。那个神秘的地方一向喜欢故弄玄虚的...尽管如此抱怨着,他还是认出了他要寻找的目标。
“下午好,请开车吧。”
径直拉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遥边扣安全带边说着。前排的司机回过了头,余光并没有捕捉到遥的身影,但却放心地开启了对话,
“又见面了,每次你都能顺利认出我的座驾。”
“因为气场不同嘛~车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还是老样子呢~”
司机说着发动了引擎。

每次都会换不同的车并不是这位老司机的无聊癖好,而是遥将要去的地方的特殊性。
那是一家私人的疗养机构,坐落在一座隐蔽的古堡式庄园内。那里不仅配备顶级的医生和设备,周围的自然环境也是令人心醉。花园、大草坪,室内外的各种娱乐和体育设施,宛如度假胜地般应有尽有。遥的哥哥,天王敬,就在这家庄园内度过了多年的时光。

只是,他从来都没有机会,享受这里的一切。


“打扰了。”
遥带着日式的问候习惯打开一间熟悉的房门,见到面对他的护理小姐后鞠了一躬。屋内还有另一个人,背朝门在床边坐着,穿着一件复古式的连衫。她挽起袖子,正在用毛巾仔细擦拭患者的脸部。遥从门口走到床尾那儿,从她的侧脸依稀认出了她的身份。

“请把这个拿走,把轮椅推过来吧。”
女士似乎顾不上他的到来。边用柔和的英语和护理小姐说,边将遥哥哥的床铺一端升起来。
“今天天气可真好呢。阿敬,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
女人握着天王敬垂在身前的、明显比同龄人小很多的手,边对那张只顾着睁眼的面容说话。哥哥的面庞突然显现在眼前,让遥的内心一阵翻腾,禁不住别过脸去。
“医生说你最近的情况很稳定呢。吃饭也很好,身体的情况有一点问题,不过不影响你正常生活。我很高兴呢。”
女人用手抚摸着那头暗淡的金发,“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的,我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好好陪陪你。过一阵啊...”
女人似乎有些哽咽,“过一阵啊,我们会去另外一个地方,那里比这里环境更好,你也会得到更好的照顾。所以,我们...再坚持一下,好吗?敬。”
女人稳定了一下情绪,抹掉眼角的泪,站起身来对遥鞠躬,“是小遥吧?你好。”她问候道。
还沉浸在情绪里的遥有些木讷地回了礼,“好久不见了,樱庭女士。”一方面吃惊于对方也认出了自己。他用日语恭敬地问候。
“你也是啊,都长这么高了,都比敬高很多了呢。他该羡慕你了。”女人如水的眸子第一次看向遥。
遥客套了一句“哪里”,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要不要坐一会儿?怎么一直站着?..真对不起,我只顾着和敬说话了,来,你来这边。”
女人让出了床边的位置,示意遥到他哥哥的跟前。
“不好意思。”遥迅速放下了他的背包,拿起边上干净的毛巾帮哥哥擦掉嘴角的唾液。
哥哥的脸依旧毫无生气——空洞的眼神无焦地圆睁,嘴角歪斜在一边,脑袋勉强用脖子支撑着。那平静无波的姿态让人发怵,却又碍于悲悯、不忍心多看上一眼。只有那依然在工作的心电图和引流管,显示着他还存留的生命迹象。

“这里还维持和以前家里的一样啊。连壁炉都是一样的。如果敬能够醒过来,你说,他会不会认出这是自己的房间?”
“他会不会说,嘿,妈妈,你还好吗?我是不是睡了很久?你怎么老了这么多啊...”
遥苦涩地笑。
“我倒是想...他能摸摸我的头,喊我'遥小跟屁虫',一边骂我怎么那么没用,一边教我下次要那样来上两拳。顺便让我别理爸爸那个老顽固。”
房间里第一次响起了笑声。
只不过,零星的笑声只属于遥一个人,对面的樱庭女士只是象征性地弯着唇角。那表情怎么看都有些僵硬。
“...抱歉。”
意识到原因的遥略显尴尬。
樱庭女士在遥哥哥的另一边坐了下来,又往床边靠了靠,样子看起来放松了一些,仿佛刚才没有人提到那个名字。
护理小姐推来了轮椅。遥率先起身,和敬的母亲帮他穿上比较厚的衣裤,又在护工的指导下小心打横抱起哥哥纤瘦的身体,他身上突兀的骨骼落在他的手臂上隐隐作疼。
三人互相协作将天王敬安置到了轮椅上,并帮他盖上毛毯。



▼继续阅读▼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この記事へ留言:する














(△お好みの文字サイズになるまで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hikari

Author:hikari
博主:光,Sherry,或直呼姓名尚可…

喜欢安静。表面不怎么热闹,内在充实。

喜爱音乐类型:古典(古典及浪漫主义时期为主),R&B,ballad,a cappella,pop etc.

喜爱艺人
歌手:倉木麻衣(本命)
演员:上野樹里,松田翔太

爱好:音乐(Jpop、古典为主),小说(推理悬疑类),时文,评论,电影(主悬疑类),日漫,日剧,美剧,偶尔英剧..以及同人写作(美战遥满cp)。空闲时间拜师学习小提琴以及这么多年终于购置的钢琴…童子功的游泳,每周风雨无阻~

执着于真实的事物。文字是借助表达内心情感的工具。

擅于执行短期目标。会努力去经历一些人生的非必经阶段。希望所做的事没有迎合他人的口味。

一直会设定一个梦想,并试着朝它前进:P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