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和风系列22 カルテット(四重奏) 

哎呀好久没发自己的文了....今天是Time after time发行14周年。明天是本命满小姐生日,祝女神生快!
作为生日贺的下文,准时回归。

标题是取自最近大热的日剧《カルテット》(四重奏),原词是:quartet


================



和风系列22 カルテット






在去遥的家里拜访之前——应该说,从那天遥一五一十告诉满,他两个多月来如何为他的梦想步步为营。自那之后,他们俩就针对那天可能涉及到的问题,已经讨论了不下数十次。

比如,知道遥的家里位于东京心腹地带,但满从未听说过繁华闹市那些紧密相连的楼宇之间如何还能容纳一栋大宅子。所以她猜想,对那栋老宅有着诸如“占地辽阔”,“历史悠久”等的印象,也许只是她的主观臆断。

“像唐顿庄园那么大?”
“怎可能...我家又不是豪门贵族~”
不意外,这个猜测很快被遥否定。
“那...就是高科技防弹玻璃超合金的大宅子?可以埋到地下,就像蝙蝠侠老爷那样~~”大概是自己也觉得这调侃不着边际,满还没说完就掩嘴笑了起来。头顶的发丝蹭在遥的下巴痒痒的。
‘哈~?我才不要做那种只能独守空房的大英雄呢...’遥将手放到脑后去,立刻发现这个动作会让满的脑袋直接蹭到他的咯吱窝(以至于触发笑神经)。
“没有那么夸张啦,就是普通的别墅而已~”他轻描淡写地概括,手指挠挠脸。
“啊~这样。”满的手指则在遥的胸膛连续弹跳,语气和他一样轻飘飘的。
在遥听起来这声音(加上动作)简直就是不可抵挡的天(mei)籁(huo),这引发了他的脑袋瓜开始往另一个方向行径。
“嘛,十几层的蝙蝠洞是没有~~不过,调皮的猫女郎倒是有一个,吶~”遥低下头把脸凑到满面前两人鼻子差点顶一起,“今天不回家?”他用只有满听见的声音吐出邀约。
“唔~~这个嘛~”满笑着眯上眼,整体往后缩一点。
“喂,快打电话,说你今天住这儿。”遥凑近满的耳旁,故意不接触到她,只用吹拂的吐息将她萦绕。
“遥现在一点也不怕我爸爸了嘛~”被遥弄得耳根发热心跳也很快,但从她的表面上看却只是淡定。
“...”再逼近,一点一点侧过头,嘴对着嘴,几乎吻上去的距离,“小猫咪又调皮了?”他用手指绕过满的耳廓,满意地感到她一阵微颤,“别忘了,你现在在谁的地盘?...”面对面咫尺的姿势,深瞳紧紧锁牢她。
“那...我有个要求。”满比出个“1”的手型放她和遥之间,嘴还嘟一下。
“说。”只要能留下她遥什么都答应。
“我...想带小小遥,可以吗?”
金毛傻眼。
“呃,带去哪?”
“当然是和你一起上门咯~”
‘...你都有我了还想着那只占尽便宜的娃娃...’想到这里,金毛微怒。
“其他都可以,就这个不行。”
“啊~为什么啊?”满再次噘嘴,“好可爱的小遥留他一人多可惜。”
‘天天跟你睡吃亏的可是我好吧。’小剧场继续开,“我说不行就不行。”怎么我还在这呢那娃娃地位就比我高了??这样下去还了得...“呃...”
在他脑内纠结差点咬牙切齿的时候,被莫名推翻。
满看准时机用全身力气将遥反扑,匍匐在他上空,佩戴的锁骨链在大开领的连衣裙口不停晃动,若隐若现的奶白色球体失去内衣的支撑,此时的size显得极为惊人。
遥迫使自己将视线移回满的眼睛,只看到她的眼神狡黠,表情像是换了个人。
“你刚才说...现在是在谁的地盘来着?”满的纤指缓慢地、轻柔地划过遥的脸颊。
体内的震怒轻易就被取代,他此刻清晰感受到女王的意图...他的身体在她手指的游走间绷紧,在她离开的间隙又松弛下来,遥的眼眸渐渐变得迷离。
但是昔日的王者,怎能轻易被降服。
他试着轻笑起来。
“我的小猫咪,看来...你是终于开窍了~”动作却与轻佻的语气背道而驰,恨不得擒住她的手,立即夺回主动权。
“嘛~因为我有个‘毁’人不倦的好老师嘛~”几轮过招,小手轻松避开他,猛地按住他的双臂,以嘘声示意他安静。
她摸向他的衬衣纽扣。第一粒,连第二粒也已经敞着了,那就第三粒。
满能感到,遥那紧致结识的肌肉在她手的运动轨迹下很快变得灼人,待束缚解除,她的手伸进他的衣服里,和他的肌肤紧密贴触。
满的举动,尽管是温柔细致的抚触,却使得遥像是被上了紧箍咒一般,全身动弹不得,似乎只有打乱节奏的呼吸提醒着他此刻的真实。
“满...别..别这样...”
遥快速吞咽着口水,试图找回一些残存的理智。
无视身下的求饶,满用舌头熟练地爱抚起遥胸前优美的线条。她那柔滑的发丝和酥软圆润的胸部似有若无地擦过他的肚子...使得他下身一阵燥热...为了保持意识遥试图做点什么,然而满再次用双手驳回了他的恳求。
从遥胸前抬起头,看到他那张绝美容颜染上霞色的光景...那深邃的眼眸中透着欲火,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哀求...她媚笑起来...
对于这样香艳完美的“猎物”,以及这难得一见的珍奇画面,女王终心满意足。
“好好享受,我的金发骑士。”满的手指停留在遥突出的锁骨,说完这句话,唇瓣适时代替了它们。


...当然,不是每次对话都会如此作结,比如该以怎样的“身份”登门拜访,满小姐也曾一度烦恼。这次的地点是两人常去的咖啡馆。

“你就当是来我家玩嘛~反正我也很久不回去了,幸好我妈这次回来,不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回去呢。”
遥摆出一副轻松作派,但这丝毫不会让坐在对面手捧咖啡杯的满感到释然。
我们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小就互相串门。认识遥和遥在一起才半年多,因为见到了你妈妈就顺水推舟去了你家,虽说我也觉得应该是那样...可是...为什么非得是在这个点上?
这个点,满不得不佩服这么些个水到渠成。原本她担心遥未来还能不能赛车,结果猝不及防,遥背着她顺利解决了这个问题,非但如此,连一直以来因为不想影响到他所以隐瞒自己打算的这个考虑,也在他这一轮的自作主张中突然失去了意义。
那个小玩偶是遥赔罪的礼物。可要是他知道,自己对他如此宽容,丝毫不阻拦他去欧洲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也有那样的打算的话,遥会怎么想?
看着此时面前的遥,惬意地搅着咖啡棒,一脸自在地望着窗外,嘴角上扬跟着背景乐轻轻哼着旋律,那是巴赫赋格的其中一首。
从小就弹琴的遥,是不是也弹过这个曲子?他买来钢琴,是想好好和我渡过分别前的时光吗?在遥看来,我们要分开,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意义?如果赛车和我,是只能二选一的命题呢?
满随意列举了一些心里的困惑,尤其让她感到不舒服的是最后那两个。一想到遥居然那么容易就解决了她挂心他那么久的问题,满就觉得瞻前顾后的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
遥开始端起咖啡杯啜饮,他还是看着外面,虽然如此,他的心情看起来比刚才还要明朗,没有拿杯子的那只手在桌上轻敲起了假想琴键。
满也喝一口咖啡,从杯子后面露出两个眼睛偷瞄遥,嗳,都不知道问一问我有没有准备好,那么理所当然地说“你和我一起去见父母吧”什么的...单纯乐天派的人就是好啊~


等...诸如此类的,满小姐的登门困惑,连日来让一向游刃有余的她变得忧心冲冲的。结果到底会怎样呢?




▼继续阅读▼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この記事へ留言:する














(△お好みの文字サイズになるまで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hikari

Author:hikari
博主:光,Sherry,或直呼姓名尚可…

喜欢安静。表面不怎么热闹,内在充实。

喜爱音乐类型:古典(古典及浪漫主义时期为主),R&B,ballad,a cappella,pop etc.

喜爱艺人
歌手:倉木麻衣(本命)
演员:上野樹里,松田翔太

爱好:音乐(Jpop、古典为主),小说(推理悬疑类),时文,评论,电影(主悬疑类),日漫,日剧,美剧,偶尔英剧..以及同人写作(美战遥满cp)。空闲时间拜师学习小提琴以及这么多年终于购置的钢琴…童子功的游泳,每周风雨无阻~

执着于真实的事物。文字是借助表达内心情感的工具。

擅于执行短期目标。会努力去经历一些人生的非必经阶段。希望所做的事没有迎合他人的口味。

一直会设定一个梦想,并试着朝它前进:P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