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转载] Chasing After You系列:心のStrike(九) by Harukalover 

原帖发布于2016.11.22

原帖地址:

http://www.harukamichiru.net/thread-25088-1-1.html




度感恩节假前赶紧一更,之后可能要等待周日了,不好意思
不过现在两人算是关系突飞猛进,遥小弟即将成功上垒了XD
满小姐啊,什么时候你才开始用大餐呢,遥小弟都快成肉干了(玩笑)' r) P! M& N- ~) f
# q# A8 c* n' z3 O
好吧,赶紧来一发~~GO!
# i" v6 v2 p4 _# J

(九). T" {  _* S) X; R& s- \' T
' v3 @. d( p$ D% J9 L: n6 m( Z0 ]
——————1 {8 P1 H9 |3 N7 B) R/ h5 {$ R

海王滿熟練的往售賣機的投進口投入兩枚一元硬幣,按了選擇按鈕,看著那個機械把手移動操作,最後伸手從底下的取出口拿出那個起司三明治。
9 J3 b1 u9 \* i  N; l) C& S/ e1 G
看了一下腕錶,凌晨1點半。她默默的拿著東西轉身走向走廊的另一端。深夜時分的靜謐月光,悄悄而溫柔的透過巨大的玻璃窗,籠罩著她嬌小玲瓏的身影。她下意識的扭頭望向窗外的那片迷濛蒼穹。
難得的,只有這時她那倍受煎熬和紛擾的身心,才得到一陣安寧和休息。之前圍觀在醫院門口的媒體和球迷們已經散去,就在一個多小時前,她才送走了不放心趕來問候的Joe教練和遙的幾個隊友,向他們轉告了遙的狀況及醫生的診斷和建議,並說明自己會留守醫院陪伴遙,請他們放心後就打發他們離開了。
回想起他們那臉上按捺不住的擔憂和疑慮的表情,滿也不禁感慨著,沒想到那個單純呆萌的傢伙,其實在球隊裡的人緣真的那麽好呢。臨走前Joe還交給她一個運動挎包,裡面裝滿了遙平時存在更衣室的一些衣物和日用品,據他說是遙的某個隊友過來醫院的時候順便拿過來的,心想著天王可能用得著,滿不由得再次被他們的貼心感動。
. y) G7 |5 G7 u3 _: Z& {$ V% V7 m' A* U5 u
走回走廊盡頭的倒數第二間房間,她躡手躡腳的輕輕開門走進去,就著房間略微昏暗的光線,把手裡的食物和飲料放在床頭的桌子上。如過去的那近兩個小時一樣,她再次在右邊床沿的椅子上坐下,柔情溫存的目光久久的凝神於面前熟睡著的人那張安詳俊美的臉龐上。+ Y8 Q% j! A* `3 \9 C& t) @
' [' O0 Q5 e, L+ L% B5 ?( @( S
「手術過程很順利,眼眉骨裂處的瘀血和炎症基本上全部清除了,現在就等待麻藥消退。眼球和視網膜沒有受到傷害,眼眉處縫了5針,一切情況很好。現在先留院觀察一晚上,如果天王先生清醒後覺得身體狀況允許的話,明天就可以出院。不過回去之後要注意休息,暫時不可以劇烈運動或提重物,還有最好等傷口的腫脹消退之後再考慮恢復運動和訓練……這一次,天王先生可真的是夠幸運了呢。」
5 U$ S( Y8 l' U( P$ z# i% j/ @. V
陪伴手術後的遙轉去3樓的病房安置好後,當時外科醫生的一番話,再次在滿的腦海裡迴響。是啊,如果沒有這次的「幸運」,她還能如現在這樣如此近的距離看著他,守護著他,感受著他的一切麼?她差一點兒就失去他了。每當想起那可怕的流血場面,和遙那與危險擦肩而過的毫米距離,她的身心就一陣的顫慄。# G7 c, p' j* a1 A4 v" D

略帶諷刺的,只有在這難得獨處的時間和空間裡,她深邃的目光才情不自禁的緩緩在面前的金髮傢伙那裡游移。和數小時前清醒時的那個調皮搞怪的遙有點不一樣,此時熟睡著的他,彷彿就換上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和氣息。平靜而安心般的表情,左額角包著的白色紗布讓他剛毅的側臉看起來略顯蒼白和嬴弱,微亂的淡金瀏海垂下他緊閉的眼瞼,這時候滿才發現他那猶如俏麗女孩般的修長睫毛,形狀優美的薄唇一絲如調侃般的微微上翹,平穩緩慢的呼吸,整個人就如一個舒服安睡的孩子一樣,緊緊地吸引著她的視線。
只有這樣,她才大膽而肆無忌憚的盡情欣賞他的睡顏,感受著他獨特的氣息,在心裡默默地對他說著那自己從未嘗試透露的內心獨白。  j9 R  T( r5 [  M- S0 M1 e
5 b' L1 U8 k: g9 U, j2 y
下意識地伸手,她小心而又輕柔的捧起他露出被子外的那隻右手,虔誠地握在手心細細觀賞著。
正如男性的充滿力道,他的手指結實而修長,襯著手背有力而略顯突兀的骨架,透出英氣強悍的氣息;手背皮膚令人訝異的光滑,掌心部位幾處磨出老繭,唯有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紋部位卻幾乎磨平——這是作為棒球投手經常用這三指和球摩擦接觸造成的一個標誌吧。而此時真正的握住他溫暖的大手,和自己纖柔的手如此完美的包裹接觸的瞬間,自己那突然湧動的熱流和慾望,是那麽一發而不可收拾。
過去的某些日子,他都是用這雙手,小心翼翼的呵護著自己,撫觸著自己,但自己卻從來沒有能夠如此刻這樣,用一切身心和感官去好好體會他那謹慎接觸下的心意和柔情。滿的心酸楚地開始抽痛,那凝重的窒息感幾乎令她無法呼吸,眼前的水霧無情的加劇。9 K3 J) ]0 Q+ A" q

是啊,此刻的她和遙都是幸運的。萬一真的發生那醫生所說的可怕情景呢,萬一遙再也看不見自己,又或者更壞的情況甚至連生命都有危險的時候,她會不會悔恨終生,是否還有機會,如此刻這樣好好的欣賞他,愛著他,珍視他的一切一切,很想告訴他,自從第一次見到他的那瞬間開始,自己那孤傲冷漠的心緒,就已經無可救藥的被他捕獲?5 r5 k3 W; T7 e; }5 n$ m- ]4 l
9 i; o3 i0 O5 Y! Z+ _; O( ]
「傻瓜……明明你已經那麽努力了,可為什麼自己卻……不敢面對你,面對自己的心?」心裡很想大聲對面前熟睡的他說,如今卻只能默默地在質問著自己。
0 Z  a6 F6 B" |8 [$ M" z( R6 H  F
緊緊的握住那隻溫暖的大手,她低下頭,帶著無限熾熱的愛意的櫻唇,小心的吻著那結實飽滿的手指。滴滴盈淚,如閃亮水鑽,毫不憐惜地流淌,悄悄地浸染了緊緊相扣的兩隻手背上。
. U  h5 I  u- ~
……滿?怎麼了?……」# T2 O1 M8 ]% S- z* c
頭頂傳來嘶啞低沉的一句,與此同時握在手中的有力大手安慰般的回捏著她的柔嫩手指,滿抬起頭,發現躺著的遙已經緩緩甦醒,略帶疲憊和疑惑的大眼靜靜的和她對視。
「沒有……」她有點尷尬的扭過頭,抬起臉試圖阻止淚水的決堤,另一隻手掩飾的迅速擦去臉上的濕潤。0 R7 r3 p# s6 r! I1 k% h
「我只有一隻眼睛都能看見了喔……你哭了……」緩慢的撐起身子,遙伸手小心的用食指拭去那殘留柔美容顏上的淚痕。9 f& W# z, N2 Y+ V5 d+ Z* S6 D
……」滿只是輕輕搖頭,試圖轉移話題的樣子,雙手撫上遙的臉,略帶緊張的眼神仔細審視那紗布蓋著的地方。
「感覺怎麼樣?還會不會痛?」大拇指謹慎的拂過那塊紗布。遙的眼角處看起來消腫了不少,起碼沒之前的那樣嚴重,但似乎左眼還是有點腫脹而睜不開。
「除了頭有點暈之外,感覺還好,還有縫線的針口這裡很癢……」一邊說著,遙眉頭緊皺,大手情不自禁就想抓撓額角的傷口,但馬上被手快的滿給抓住了。
「別動!……」面對醫生警告的眼神,遙遞給她一個安慰的微笑,順便就把滿的手重新握在自己掌心裡。滿忙活著弄好枕頭,讓他的身子半靠在床頭上。7 @+ r! [, }3 r, \6 d; Z
「只不過……」他突然欲言又止。
「只不過什麼?」滿重新坐回椅子上,試圖稍稍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一睜眼就看見你在我身邊,本來……很開心;但是,卻看見你哭了……」異常沙啞的吐出艱難的一句,底下那凝重的黯然和不安緊緊的刺著滿的心臟。8 |7 J2 z8 X* Y* _" p' J
「滿……對不起……」頹然地低垂著金髮腦袋的傢伙小聲的喃喃自語,異常發燙的一隻手猶豫著握住滿的手背,「一直以來……都讓你那麽辛苦地幫助我,替我擔心,我卻沒法替你分擔,我、我是不是真的……很沒用——唔!」

但下一秒,同樣滾燙的一對柔軟櫻唇適時地馬上堵住了他的囈語。+ u6 V% C7 K1 P. E
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眼前的全部視野,都只有那張令他魂牽夢繫的美麗臉龐,無法抗拒般零距離的和自己緊緊相依。. g; n) a* I$ @1 ]; i( S
滿的手溫存的撫上他的側臉,略帶霸道的示意著把他的頭扳低一點。遙的心臟被那突然湧動的熱流和激情所狠狠挑撥起來,他閉上眼睛,對著面前的女神回敬以同樣的激情和愛意。9 u& A9 y3 n; i! Z
* c) A+ w, A; J7 S0 m- m
略帶羞澀而謹慎的輕啄那渴望已久的唇瓣,細細體會柔軟甜蜜的觸感,充斥著期盼已久的感官的快意和熱情。他很想相信,這一切不是自己昏迷時就一直牽掛幻想的夢,而是切實發生著的美妙現實。
; V! c+ @  R) M. h
似乎滿意於面前的傢伙被自己的突襲而變得異常急促的呼吸,滿緩緩的離開他被自己輕咬而略顯浮腫的薄唇,對視他那此時變得迷離虛幻的綠眸。0 `2 R  J9 k/ N1 a4 [5 z* L- P
$ Y3 `6 j/ K! M  {5 D9 q+ x
「怎麼樣?這樣的回答,滿意了沒?」她狡黠的故意一笑。
遙那突出的喉結緊張的抽動了一下,「什、什麼回答?」呆滯狀態的臉開始泛紅。
「之前你問的那件事……怎麼,這麼快就忘了?」滿輕撇嘴角,忍不住故意哼著白了他一眼。- G" X+ h8 _+ j% U) O) o4 x% l3 k
「不!不是!呃……」金髮呆瓜連忙一個勁兒的搖頭否認,但似乎晃動的動作太大,還在昏沈沈的腦袋一陣發暈,不由得伸手扶住了額頭。
「好啦,知道了就好。」滿嗔怪的埋怨了一句,皺著眉把他按回病床上,貼心地幫他蓋好被子。「先乖乖躺著,我去找醫生過來替你檢查。」/ t, C5 V4 J# F& f; v0 {9 L2 v$ m
「滿……」有力的手拉住她的手腕,使試圖轉身離開的她定在原地,回頭,那雙盈滿了莫名的晶亮閃光的犀利眼眸凝望著她。
「怎麼了?」8 H3 K: e2 W# [# i
「我……很開心。謝謝……」結實的大拇指溫柔地揉著她的手背,遙低低的呢喃。& `1 N% v1 b8 I3 U8 N. \; M$ t: ^

「我知道……」欣然一笑。2 e! t& }9 |8 g7 U( |; F8 a
3 W1 V9 o7 Y0 z% a$ X" a$ t# _7 K
—————————: l. B8 y! L4 a



▼继续阅读▼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この記事へ留言:する














(△お好みの文字サイズになるまで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hikari

Author:hikari
博主:光,Sherry,或直呼姓名尚可…

喜欢安静。表面不怎么热闹,内在充实。

喜爱音乐类型:古典(古典及浪漫主义时期为主),R&B,ballad,a cappella,pop etc.

喜爱艺人
歌手:倉木麻衣(本命)
演员:上野樹里,松田翔太

爱好:音乐(Jpop、古典为主),小说(推理悬疑类),时文,评论,电影(主悬疑类),日漫,日剧,美剧,偶尔英剧..以及同人写作(美战遥满cp)。空闲时间拜师学习小提琴以及这么多年终于购置的钢琴…童子功的游泳,每周风雨无阻~

执着于真实的事物。文字是借助表达内心情感的工具。

擅于执行短期目标。会努力去经历一些人生的非必经阶段。希望所做的事没有迎合他人的口味。

一直会设定一个梦想,并试着朝它前进:P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