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和风系列12 君のことだけを見つめてる(凝视)part 1 

突然想起来我在11区啊自家的博应该能随便开..(笑哭)于是把12的第一部分更上~

本篇斗胆挑战一下遥的第一人称…虽然这么说,但我总感觉遥的第一人称比满的要好写,尽管个人性格肯定是更接近于满,但遥的第一人称这已经是第二次写了orz
难道是因为这家伙比起满夫人其实单纯得多?语句会比较平实比较好揣摩?(夫人的心思实在是细腻又复杂
只是这次是男孩纸,会不会很顺利呢?(托腮)

===============


和风系列12 君のことだけを見つめてる


Part One






坐在一排排身着校服的学生中间,此时穿着礼服的我大概显得很突兀吧。

没错,今天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我才刻意选择了靠近角落的座位,然而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果然,已经被回头望了好几眼了,那些看见我之后又兴奋地窃窃私语的女生,似乎完全没有顾及到自己此刻正在看演出。

尽量避免和她们有过多的眼神接触,我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台前。现在正在演的是一个舞台短剧,讲述几个学生组建摇滚乐团,并排除万难终于出道的故事。剧本本身还算可信,只是碍于演出长度的限制,剧情就显得单薄许多。我看了一眼手上的节目单,接下来的节目是现代芭蕾舞,预计开始于10分钟后,也就是说这个剧集差不多快演完了。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有非常特殊的理由的话,我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一台普通的学园祭上。出现在这里是有着十分个人的原因。

不久之前,我开始做着一些奇怪的梦。在梦里我经常会遇到各种作古怪打扮的人,或者是一些丑陋狰狞的怪物。他们无一例外都想要干掉我。而我,也似乎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经常用类似“魔法”的东西三两下就解决了他们。

看起来就像是我那些队友们在玩的叫做RPG的游戏…

不过我可不是有着这些个人英雄式幻想的小孩,我从小就很少玩游戏——要说玩的话,大概也只有和赛车相关的吧。但是那些我往往又都能很轻易地通关、或者只是一次次地刷新着自己的记录,所以到头来,根本就没有游戏能让我提起兴趣。

唯一能让我保持持久兴趣的,只有赛车。

我说的是,那种专业的、在赛车场进行的比赛。

没错,我的职业是一名赛车手,每年都要跟着比赛到处跑,而且由于赛事的日程相当紧迫,没有比赛的时候,每周又要定期进行高强度的训练,几乎没有多少私人的业余时间。

因此,我会出现在这里,奉献出已经非常稀少的个人时间,完全是因为这个人。

这个,身着宝石蓝色的礼裙,手执小提琴,此时向台中央缓缓走来的,拥有着绿色卷发的学生。

这个,叫做海王满的女孩。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叫做“命运”的东西,那么,我和这位海王满的相遇,大概就属于这个范畴吧。

那是一个并不宜人的周末,刚下完冬雨的天气异常湿冷。这天傍晚时分,我受邀参加一个由赛事赞助商举办的庆贺晚宴。

尽管出生于冬天,但老实说,这么冷的天我也实在是不愿意出门。我也并不喜欢这类应酬,他们通常都充斥着一堆言不由衷的致辞,末了则会请到一些当红的艺人来助兴。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亮点的话,大概是夹杂在那些冗长致辞中的各个俱乐部的最新动态吧。就这点而言,无疑是紧跟协会新动向的好平台。

不过我那天不想去的原因还有其他。那天之前我刚结束上个赛季的比赛,当天夺冠之后陪着队友们庆贺,接近天明才到家。结果一觉醒来,身体依旧沉得像铅块不说,前一天由于宿醉造成的头疼让我直接吞掉了余下的所有止痛片。最后没办法还是决定成行,主要还是考虑到必须给这些赞助我的人一个交代。况且从小到大,我跟着父母也算是习惯了这些社交活动。大约应付一下应该没问题。

只是我那天完全低估了媒体的能耐。他们围着我不知疲倦地问着各种问题,从我对比赛的感想、到过往的赛事经历,甚至非常私人性质的问题,都毫不避讳逐项排查。要不是后来经纪人过来挡,估计我的家底都能被当场翻出来吧。

虽然止痛药的效力还没有褪去,我当天也完全不想碰酒精。但是似乎被媒体一追问脑袋又变得不太清醒。回过神来的时候手里居然又抓过了一杯香槟。

正当我想走出会场冷静一下的时候,此时灯光突然暗了下来。

主持人播报着,接下来是由著名的小提琴家带来的精彩演出。

正想着果然又是这些套路的我,就在这时,被已经来到台中央的她吸引了。







金色印花的礼裙,金色的高跟鞋,碧绿的卷发盘在脑后,配合手中所提的深棕色的提琴,此时的她所散发出的那股高贵而清新的气息,完全就像是误入这个会场的不速之客。她的年纪看起来非常轻,但站在舞台的中央却丝毫没有怯意。她在宾客的掌声中职业地先鞠一躬,随后径直来到白色的钢琴前,与已经就坐的伴奏校音。

方才还喧闹的会场已寂静无声。

伴随着三个强音,她开始了演奏。我很快听出来那是莫扎特的奏鸣曲。欢快律动的音符,带着作曲家独特的、融合了古典与浪漫主义的风格,引领着会场的气氛从原本无序的喧哗,很快变得平稳而又秩序井然。我周围的那些贵宾似乎也不忍心打扰到她的演奏,交谈时纷纷掩住了嘴。我不禁感到新奇。被邀请来助兴的音乐家我自是见过不少,只是能起到如此“立竿见影”效果的演奏者,她还真是第一个。

“请问…对不起,我之前离开了一会儿,请问这位演奏小提琴的——”
我的话还没问完,那位被我搭讪的女士就“嘘”一声阻止了我,眼睛也片刻没有离开舞台。
…倒是头一回被女士这么干脆地拒绝,我笑了笑,但意识到自己的确是有失考量,立刻不再多嘴,只是安静地听着之后她的演奏。

她的琴技十分精湛,精准又细腻的运弓谱出那灵动的一个个音符,与莫扎特那跃动明快的旋律不谋而合。可惜美中不足的是,那位给她伴奏的钢琴演奏者的技艺却不够有说服力,不但琴声会偶尔盖过她的演奏,有一次甚至出现了抢拍。听到这里我不禁觉得烦闷...就算是要请提琴家来演出,也得找个配得上的伴奏吧?这样粗糙的技术,倒还不如我上去给她伴奏得了。

撇开伴奏的瑕疵,当天晚上她的演出博得了满堂彩。有几位男士当场就上台对她表示爱慕,又是献花又是签名的,这姑娘倒也应对自如。主持人也借机对她进行了简单的采访。她从容对答着,声音温和而有力,举手投足都透出和她的年龄不相符的一份优雅。我的好奇心很快被这个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败”我的姑娘勾起来了。看来是个有趣的人,我的心中升起了想去了解她的念头。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后来我那么快就有了和她接触的机会。





原来是缠人的追求者啊。当我后来在会场外再一次见到那位女孩的时候,她的面前站着一个身穿长款大衣的男人。

当天她的节目算是压轴演出,于是听完她的演出后不久我也顺势离开了会场。坐隐蔽的专用电梯下到车库,我的头似乎又开始疼起来了。还好之前她的演出及时打断了我饮酒,不然我今天真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丑态离开那里呢。我一边走向自己的停车位想着,途中却听到了不太友好的交谈声。

远远望去站着一男一女,似乎是在争吵,那个男人不时伸出手抓向面前的女子,女子已经几度想离开,却都被那个男人挡住去路。

管闲事一向不是我的风格,况且最近这一阵那些记者对我的嗅觉也尤其敏锐。我转过身往口袋里摸索着钥匙,继续往我的车走去,此时那个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

“请别这样,坂口先生,你这样我非常困扰!”

是她!
我立即回过头,只见她正用力挣脱着那个抓住她手腕的男人,但是被警告的那个男人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图——不如说是越发把她往自己的方向扯着。莫名的,此时我的体内顿时有一股什么东西往上窜,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跑到了他们面前,并且干脆地拉开了那个男人。那男人回头望着我,我立刻就认出了这张脸——居然是刚才的那位钢琴伴奏。

琴技差劲就不说了,居然人品也如此低劣,我的心里对这个人瞬间起了万分的厌恶。

“你..是谁??”
那个叫坂口的男人瞪着一双发红的眼睛质问我,我迅速看了她一眼,但她完全回避我的视线。从来没有“英雄救美”的我此时也是有点懵,但对着这个比我足足矮掉半个头的男人,我还不至于丧失底气。帮一个姑娘赶走一只讨厌的苍蝇,这活我应该还能胜任吧。
“她已经说了,你让她十分困扰,不是吗?”
“你…!!”他摇摇晃晃地想挥拳打我,被我先一步擒住手腕,在他挣扎时顺便把他的胳膊往后扭锁住他的关节。
“你再动一下我可要用力了。如果不想在医院躺三个月,就赶紧给我滚蛋。听见吗?”
男人听了我的话,留下一句愤恨声离去。在他走远后,我才尝试着走近她。刚刚受了不小的惊吓她一直抱着胳膊,以至于我快走到她面前时,她故意侧过身去不面对我。

“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她的声音还有些颤抖。她微微颔首向我致意
“不客气,我也是刚好路过。希望没有吓到你。”
她摇了摇头。
“这里不宜久留,你打算怎么回去?是否要我送你一程?”
我向她提议;但很快被她否定。
“不用了,谢谢你,来接我的车就在这附近。我想,我可以自己回去。”她又朝我鞠了一躬要离开。
“那个——”
我下意识叫住她,但一开口,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是冥冥之中仿佛不该就这么让她走。
“要不,我陪你过去吧。你一个人的,现在天也黑了,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
她这才第一次抬起眼睛望我,我第一次看到了她那双蔚蓝色的瞳孔;但她很快又移走视线。
她整理了一下耳鬓的头发。
“还是不了,我的车就在前面,大概就是一百米内吧。如果你不放心,可以看着我过去。”
她说完之后再次向我欠身,随后拉紧了自己的外套离开。

途中她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干脆跑了起来。我叹口气,突然明白了她不希望我送她的原因。身处她的处境下,也许对她来说,虽然我是帮了她的人,但她也无法判断我的用意究竟是好是坏吧。


直到目送她上了一辆车,我才往我的车子走去。







那天之后我开始做着那些梦。梦里的我不但有着某种力量,最重要的是,我的身边经常有一个同伴。那个人是一个女孩子,穿着有点可笑的超短裙,经常手拿一面镜子当做武器。

顺带一提,梦里的“我”似乎也是一个女生,因为我低头就看见了自己也穿着那种超短裙…第一眼看见的时候直接把我吓醒了过来,但冷静下来,我又觉得这件事没什么不对…果然,“角色扮演”嘛,连性别什么的也可以随意尝试啊。

不拘泥于这些,我几乎每天都会看到一些新的故事。梦里的画面,也从一开始单调的战斗场景,渐渐展开成了生活的片段。使我意外的是,“我”和那位同伴似乎不仅仅是战友,还同住着一套房子,有时候我还睡在她的床上…尽管“我们俩”只是整夜都握着手聊天,我也似乎感觉到了一些别样的事物。

而这些原本被我认定为“角色扮演”的场景,也变得越来越清晰,逐渐给我带来了身于其中的感官刺激,也越发地让我困惑。

莫非,这些根本就不是单纯的梦,而是…“我”的“记忆”吗?







再次见到她,依然不能说是一个令人舒适的天气。下午我外出办事,回来的途中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原本只是在沿街躲雨的我,碰巧望见了那副张贴在店外的海报而进到了唱片行里。

之前经过简单的调查,我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以及一些她的个人履历,因此我一眼就认出了那张摆放在醒目位置的她的CD。门德尔松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她和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的合作,还收录了几首她的巴赫帕蒂塔。是新发行的。我几乎是不由分说就买下。

那天同时购置的还有我后来才知晓的,她本人也非常满意的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与费城交响乐团合作的版本。那首曲子本身也是她的最爱,一直拿来听,还经常沉浸在那里面的世界里,几度连我出现在她身后都浑然不觉。

存在我手机中的她的所有录音曲目中,我最经常播放的是前面提到的巴赫的solo小提琴组曲。没有任何乐队与伴奏的干扰,一气呵成、纯净又流畅的演奏,似乎是比那些合奏曲更让人容易走入她的内心一般。这些她的提琴曲,温婉又明朗的乐句,醇熟且不失活泼的演奏,总是给我乏味的学校生活带去点不一样的期待,也让我在疲惫令人透支的高强度训练之余,能找到一方内心的安宁。

如此带有魔力的乐音,宛如为提琴而诞生的魔法师,这样的女孩子,想必在学校应该很受欢迎吧?我想起了反复于脑海中回忆的那天的她的身影,她望着我那带有防备的眼神,说是坚毅,但眉宇间似又含着一份不易察觉的孤寂。我下意识觉得,也许她和我一样,虽然年轻有为、看起来风光无限的,但事实上,能真正交谈的朋友少之又少吧。

海王满,生活中的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转折总是突如其来又那么戏剧化。我还是隔三岔五做着是我又不是我经历的那些梦,但近来出现的片段实在过于冲击,以至于我每次都会忽然之间醒来,然后需要在黑暗中坐很久——有时甚至于需要去冲个澡,才能让自己稍许平静。

我终于看清了“她”的样貌,她有着一头波浪卷的长发,湛蓝色的瞳孔,美丽又时常会带些哀伤的面容,像极了一直躺在我柜子上的那两张CD封套上的她...但这还不是最让我震惊的。我不知道那是我的臆想还是曾经存在过的事实,我梦到了那些在深夜里的、和她极其私密的时刻...我一直霸道地占据她所有的感官,而她也用那绵长的音调不停呼唤我的名字...那些场景过于热烈、过于真实...她环抱我时的抚触,我留存在她身上的每个印记,那些隐忍又激烈的交融...太过强烈的感官体验,使得我在那之后每见到她一次,都不得不在脑海中努力将她们的身影区分开。

从一开始的梦到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4个月左右,在此期间,我一直过着一种割裂般的生活——白天,我必须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去学校,正常上课,和同学们交流,晚上则会进入那个梦幻的世界,和她度过平常的两人时光,更多时候是和她一起战斗。

就像是RPG里被植入了普通的夫妻日常,“我们”过着恬淡而惬意的日子,又总是怀着一份担忧,常常需要紧紧依靠彼此来获得慰籍。每当此时,我们会互相抚慰,或者干脆做一些疯狂的事,来与时间争夺对方,仿佛幸福的时光转眼就会化作泡影。





所以我希望进入她的生活,不仅仅是因为那些曾经的记忆,而是因为我想更多地了解现在的这个“她”——这个尽管算是素未谋面,但已经无法从我的生活中割舍掉的人。

当了解到她将要参加关西地区的学园祭时,我通过一些关系拿到了入场券。因为最近刚拿下新一个分站冠军的缘故,媒体依然对我穷追不舍,前不久才接受了一家杂志的专访。他们开始用夸张的抬头称呼我,像是什么“百年难遇的天才”,“极速世界之王”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字眼,总之就是怎么抢眼怎么来。迫于现状,我也不能一意孤行全部推辞,那样我的经纪公司也会很难做。但拜他们所赐,我的个人生活越来越受到了阻碍。我不得不稍许注意一些,出行时也头一回使用了墨镜。不过对于我来说,那东西并不是用来遮掩,只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可是,似乎还是被很快认了出来。我尽量使我的视线停留在舞台上,但周围愈渐频繁的目光又使得我无法集中注意。她的演出已经进行了大半,现在正在拉奏的是一个原创曲目,名为《海之小夜曲》。柔和又哀婉的曲调,正如她不时在梦中流露出的那份感伤,每每醒来总在我的心头挥之不去。我现在只能试图借助她的音乐来回避我所处的尴尬局面。本打算出于礼貌,我应该看完所有的演出,但目前看来只得在她演奏完之后提前离场了。







如果可能的话,我会直接站到她的面前,告诉她我是谁——正如那个时候她拿着画本出现在我的面前,告诉我她希望能画我那样。但现在这样做的结果,应该只会落得和之前那个钢琴伴奏同样的下场吧。所以,我再三权衡,想到了更为妥当的办法:直接转学到她的学校去。我只是希望,她能够开心,能够作为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那样生活。至于我,如果不能顺利地到她身边,至少也能在她的附近保护她。

原以为这件事情应该很复杂,对方学校迫于我现在的知名度,应该多少会再三斟酌,可是事情却出人意料地顺畅。但意料之外的,等到我入学的那一天,却被告知她已于上周转学。至于去了哪里,无人知晓。


她就这样消失了。我本以为她那么出名,应该很容易就能打听到去处。可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有多么幼稚。她在原来的学校只呆了一个月,自然没有熟络的朋友,而她似乎也很少上社交网络。SNS上账号的更新日期还是两个多月前的,她的新CD出版的时候。我甚至翻看了底下的留言,也完全找不到有参考价值的回答。至于其他平台,倒是有一些粉丝为她开设的个人主页,只是个人行踪这类私密信息是绝对不可能提及到的。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就像那些追逐我的迷妹那样,我现在正在对她做着同样的事,我突然尝到了那种无边的失落。我提醒自己目前的行为有多么滑稽不可理喻。我和她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也许她那样离开,正是因为她不想再和我经历那种痛苦的岁月,再活过一论的当今,必须“摆脱掉”我呢?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是不是应该就此放手,也许,这才是对她来说更好的选择?


我还是每天都会听着她的音乐入眠,手机里也收藏了我能找到的所有有关她的视频,只是我不再去寻找她的消息。我依然按部就班地度过每一天,训练的时候,也能恢复以往心无杂念的状态。我也不再做有关她的梦。我渐渐意识到,也许对我们来说,最美的那些日子就该永远存留于从前,现在,只要她好好的,我还奢望什么呢?


只是老天似乎热衷于和我开玩笑,就在我打算放下的时候,她又再次出现了。







那是五月黄金周的一天,我赶赴东京参加一个活动。主办方是近来因为新加盟赛事而声名鹊起的“无限集团”。他们为我准备的住处也是由集团斥资建造、位于新开发的东京湾心腹地带的高档酒店。傍晚时分,我沿着步道长廊漫步消食,无意间抬头看了悬挂于摩天楼侧身的电子大屏——她,正在接受电视台的专访。

还是那样绝美的面容,还是那样温和的笑颜,还是那样动听的嗓音,沉稳地与主持人交谈着,轻柔的笑声不时回荡在这宁静的夜晚。

我一个人站在风口里,眼睛完全无法从她身上挪开。那一瞬间我体会到了“恍如隔世”这四个字的含义。从上次的学园祭到现在,明明只是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啊。

她的访谈结束后,插播了一则“无限学园”的招生广告:汇集天才的学校,集幼等部到大学院的强大师资,期待天赋秉异的你的加入。我心中唏嘘起这种不实的宣传,但下一秒就惊呆了:因为无限学园的代言人,正是现就读于高等部的“天才小提琴家”海王满。

我像是被人打了一记闷棍那样,再次盯着那个炫目的屏幕,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被人撞上才反应过来。而我的下一个动作,是立即打电话给经纪人,让其帮忙准备转学的手续。不出所料的是,她为我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两度转学感到吃惊,希望我能如实告知原因。而我也想到了合理的理由:家里当年在东京还有一套空置的房子和一些生意,搬到关东也便于打理这些。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她知道说服不了我,但还是提醒我下不为例。她答应我会帮忙再走走关系,而我的心中此时也诞生了方案:也许我可以自己去找“无限学园”的理事长谈一谈。

我的计划是:既然无限集团赞助了比赛,那么应该会对我这位“天才赛车手”感兴趣。我决定赌一把。趁着休假,我约见了之前在活动上刚认识的无限集团董事,和他就这件事进行了商谈。没想到那个家伙爽快应允,还说学校就是在等像我这样的人加入,可以帮忙约谈理事长。我心里一阵苦笑,没想到这一阵媒体对我狂轰乱炸的宣传,此时居然助了我一臂之力。


就这样,我在现在的学校完成了高一第一学期的学习之后,转学到了无限学园高等部。我也在那附近租住了公寓。只是那里的房租太离谱,要是没有赞助的话,估计我还得去拜托家里资助我吧。我在心中自嘲着。


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非常奇妙地,我又再次做起了关于她的梦。只是这次再没有战斗,没有那些残酷的杀戮,也没有悲恸,只是和她两个人度过和谐而静谧的时光。我们一起去听音乐会,一起去录音室,一起去海边,还有一次一起去了神社。最重要的是,我终于听见了那次对自己吐露出的话语,我对自己说:如果有一天可以做普通人,我希望能给她最安定的幸福。

那么,现在的我,该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我回来了,满。





-------------------------End of Part One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この記事へ留言:する














(△お好みの文字サイズになるまで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hikari

Author:hikari
博主:光,Sherry,或直呼姓名尚可…

喜欢安静。表面不怎么热闹,内在充实。

喜爱音乐类型:古典(古典及浪漫主义时期为主),R&B,ballad,a cappella,pop etc.

喜爱艺人
歌手:倉木麻衣(本命)
演员:上野樹里,松田翔太

爱好:音乐(Jpop、古典为主),小说(推理悬疑类),时文,评论,电影(主悬疑类),日漫,日剧,美剧,偶尔英剧..以及同人写作(美战遥满cp)。空闲时间拜师学习小提琴以及这么多年终于购置的钢琴…童子功的游泳,每周风雨无阻~

执着于真实的事物。文字是借助表达内心情感的工具。

擅于执行短期目标。会努力去经历一些人生的非必经阶段。希望所做的事没有迎合他人的口味。

一直会设定一个梦想,并试着朝它前进:P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