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遥×满·Haruka&Michiruの記事一覧 

 和风系列30 真っ白(纯白) 

30篇达成~~~~~

这里的“纯白”主要是象征意义XD

==================


和风系列30 真っ白



(上)


从早晨开始,淅淅沥沥的雨就不曾停歇。天空笼罩着一层绵密的低云,似是伴有薄雾。从阳台望去,原本伫立于左侧尽头的无限大楼只依稀露出刚毅的轮廓。

拉上窗帘,遥移开落地门回到屋子里,很多家具依次被搬走,显得客厅里前所未有地空旷。他回到里屋拿起随手搭在椅背的外套穿上,抓起床边的手机确认了下时间,将它装进上衣口袋中。因为玄关的柜子已经卖掉,钥匙之类的被他随手挂在了进门的挂钩上。他利索地穿上运动鞋,取下车钥匙,背上单肩包——里面是他在这里仅剩的一些东西,关闭墙上的暖气开关,动作一气呵成,却在开门前回身看了屋里。那里昏暗且寂静,原本配置的家具还留在那里,暖调的装帧却透出一股压抑。

“啊,那个...”
突然发现了什么,他慌忙脱下鞋子,顾不得背包,并作几步回到卧室门口。当眼睛顺利捕捉到某件东西时才露出释然的笑。
“差点忘了你。”
他摘下门上的木牌,上面用彩色字体可爱地手写着“遥和满的小屋”。因为一直不舍得拿走以至于拖到了这交房的最后一天,遥有些自嘲,什么时候他也变成了这优柔寡断的性格。

“还真有些不舍呢,不过还是得告别了。”环视了一圈屋内,他一边走向门口,把木牌放到包里不会被挤压的位置。再度穿好鞋子,遥这次非常果断地开了门,只是在关上门的时候,他还是不由自主放慢了动作。


站在最里端靠在电梯厢,他的思绪还是没能完全出来。直到进来一对母子,小朋友兴奋地说着今天要去看的电影,母亲回答着他并提醒他小声,遥才稍微缓和一些。

特意到底楼和管理员告别后,他到地下停车场开出了自己的跑车。接下来他打算先回老家一趟,下午还约了个人。只不过这固执的老头子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害得他只得多跑一趟那个深山老林,虽然约的是一小时时间,可山崎老头说了他今天下午没其他事,遥估计跟他闲扯完回来也要天黑了。




▼继续阅读▼

 [转载] The First Close Contact: Hold Me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抱紧我) by amabas 

跟晴姑娘日常讨论的时候,说过最喜欢的其实是两人恋人未满的时候

随意吐槽调情,又默契十足

还没认识你之前已经为你臣服,这是满的心路历程。对于遥,究竟是什么让她最终心甘情愿接受了使命(所谓的一起中二拯救世界),是个值得探索的问题

==========================

忙得一言难尽,心思也难以平静,所以许久没来更文,也欠了很多留言,总之先送上诚挚的歉意。

我一直好奇遥在接受使命之后,第一次参战是什么样子,她在想些什么。从开始指责战友不择手段的情况来看,我感觉她的内心其实是柔软的,对生命热爱又怜悯的。虽然不至于像兔那样手忙脚乱又哭又叫,总之这样的一个人第一次下狠手,估计也是不知所措的吧。
第一次参战却又没有任何亡国记忆的月亮有假面作为后盾,不是卫,不是王子,只是假面。而留有一些前世记忆的天王星,在当时又是谁在精神上支撑着她呢?
所以自己脑补出这篇短文,给出一个解释,也仅代表自己观点。


The First Close Contact: Hold Me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抱紧我)


精致的手杖被她握在手中,尤其是顶端深蓝色的星球状晶石更是巧夺天工。不知情的人或许还会羡慕她能够得到这样一件稀世宝贝。然而很少有人能够明白:拥有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与此同时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没有时间再回忆过去,更没有心思去欣赏千金难买的手杖,她面前的人正在痛苦地捂着双耳,似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话,如困兽一般挣扎却又总是无济于事,仿若耳边有恶魔在喧嚣,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人类的理智与信仰。
她知道该怎样处理这种人类魔化的事件,因为她见过并肩作战的同伴是怎样迅速而果决地出手,令恶魔的仆从在千钧一发之际摆脱邪恶之力的钳制,在令受害者重新恢复为正常人的同时,也拯救了面对危险近乎精神崩溃的她。
她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也没有什么作战经验,所以不认为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身手与能力,面对危险也依旧是手忙脚乱,只比上次好上那么一点。
可惜她的同伴——水手海王星并不在身边,此刻正是她第一次出行任务,如细胞分裂般无穷增多的妖魔分身令她感到恐慌,接下来发生的事无疑是雪上加霜:她们正渐渐地被如洪水猛兽的分身冲散。同伴的身影难以寻觅,她也在堪堪躲避着四处逃窜,以不屑的神情掩饰着内心深处的慌张无助,手掌开始沁出细密的汗,手杖随之打滑,最终只听见‘咣当’一声脆响,那是手杖上深蓝色的晶石与地面碰撞的声音,顶端的天王星符号似有不甘地散发出光芒,在诉求着对主人的不满。
要她...杀戮?不行的,她永远忘不了人死前那种绝望之极又带着强烈恨意的眼眸,似是在对杀戮者许下来自地狱的恐怖诅咒。良心的谴责犹如禁锢自由的牢笼,令她光鲜亮丽的人生染上污点。亲手了结对方的生命?不...她下意识的拒绝着,赛车场上时而迸发的好战与不羁在一点点地消逝掉,她气喘呼呼地向后退去,那一天她只是出于同伴拼死相护的情况下,一时脑热才暂时答应接受这个使命的。不再指责同伴下手已是她最大的让步,亲力亲为是不行的,不行的......要知道在生物实验课上,她连一只青蛙都不忍解刨。
对比之下不难看出,她的同伴才是真正的战士:那个寡言清丽的少女是她见过最理智从容的人,甚至在这种自顾不暇的危机当头也不例外,可以一边作战,一边在教导着她如何出手如何防御,还时不时地安抚着她恐慌无措的情绪。
即使看不见对方的身影,担忧而期待的声音一直在她的脑海中回响,带给她支撑下去的力量。声调庄重典雅间又带着一丝丝的柔婉动听,犹如海上被微风吹起的浪,轻柔之下带有着独特的悠扬。
不出多久,一双耳朵甚至来不及享受,宛如天籁的声音突然不见了,短暂的沉寂后,取而代之的是极为刺耳的讥笑声,像是讽刺脚下不堪一击的蝼蚁,挑战着她的自尊与骄傲。
伙伴被分散已是令她手忙脚乱,也好在有声音成为她的精神支柱、提醒着她并非一人孤军奋战,如今连声音也听不到,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间悄然蔓延开来。
似曾相识的预感,难以言喻,却又令人沉闷无比,偏偏难以忘却,越是装作若无其事越是像一枚种子深深埋在心里,这种失去同伴踪迹的孤独感令这枚种子生根发芽,慢慢地破土而出。
带刺的触手向她袭来,体内的血液突破了肌肤的禁锢,争先恐后地迎接新鲜的空气。紧接着便是令人清醒的疼痛,她突然想起同伴曾说过:“战士归宿除了战场,便是坟墓。”
当时,同伴若无其事地说出那种视死如归的话,完全不理会她为这种反差带来的惊愕,反而欣赏着缤纷落英。微风浮动,细如羽毛的发丝在空中轻轻舞动,沁人心脾的暗香萦绕不绝。好似一场无意识的轻语,那样惨烈的归宿似乎早已被遗忘。
即使那个少女无视她的拒绝,一而再再而三地接近了她,在她心中却依旧是如此清丽高傲的存在。



▼继续阅读▼

 [转载] いとおしい人のために(為了珍愛的人)by Harukalover 

爱死赛车手的金毛

说到《不思议游戏》,虽然没完整看过,不过超喜欢里面的另一首歌:夜が明ける前に

===============


最近突然對顯露柔弱和困頓一面的遙有點興趣,試圖更深一層發掘她的內心另一面,於是又有了這篇略顯虐心的文。
題目靈感來自另一部入坑卡通「不思議遊戲」OP,不少人應該會熟悉這經典的歌曲。

外人眼中的強者露出柔弱的一面的時候,這不是罪過,也不是反常,只不過是因為,他遇到了一個可以依賴和走進他的心的人。

————

いとおしい人のために(為了珍愛的人)



轉動方向盤把賽車開進維修站內,她面無表情地關掉引擎,竭力忍著心臟那不規則的劇烈亂跳,緩慢地從悶熱難耐的狹窄駕駛艙裏脫出身子,只感到手腳都幾乎被鉛灌注了一樣,麻木和冰冷。

還來不及脫下頭盔,一隻鉗子般的蒼老大手就像拎小雞一樣粗魯地揪住了她的衣領,幾乎把她整個人都抓起來,硬生生地把她拉到繁忙的維修站一角。

身邊的工作人員都噤若寒蟬不敢出聲,一臉緊張地看著臉色鐵青好像即將爆發的火藥桶的杉田老頭,少有地惡狠狠瞪著那個耷拉著腦袋默不作聲忙著脫下頭盔的金髮車手。

「剛剛你是發瘋了嗎?!……嗯?!」車隊總監毫不客氣地扯著她的衣領,像要讓她清醒一點一樣使劲晃了晃她的身體,幾乎咬牙切齒般低沈地吼了一句,「看看你做的好事!那麼近,差點就撞牆了,你今天是不是要找死?!」瘦削的身躯因喘息和情绪激动而不住颤抖,不滿和責怪的眼神刺般緊緊盯著她,雖然語氣很不客氣,但他這一切的底下意味著什麼,她清楚的很。
「沒、沒有……」她掩飾般地露出一個歉意的傻笑,連忙解釋安慰差點要發飆的老頭,「剛才一時間轉向有點過,我也第一時間補救过来了,別擔心,下次不會了~~」
「唉你看看你,今天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還剛剛出了那樣的問題,你讓我怎麼放心……」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保證沒有下次!別生氣行不行……」
努力陪笑著安慰他,身體卻也情不自禁地冷顫,兩分鐘前那幾乎和眼前的水泥護牆迎面而撞的恐懼感似乎仍然揮之不去。
「真是的!下次小心點,可別再嚇我了懂嗎!」老頭抿抿嘴唇,無奈地瞪了她一眼,嗔怪地輕輕拍了一下她的金髮腦袋。
「嗯。」滿臉歉意的她順從謙卑地擠出一個安心的微笑。

看著老頭不怎麼放心地扭頭轉身走向她的賽車,和其他技師們一起檢查忙碌起来,遙悄悄地從發緊的胸腔裏輕嘆,不自然地抬起微微顫抖的手,梳理一下滿是汗水的頭髮。
縮回手,掌心沾染了一片透濕,但是,那汗水連同她此刻的腦際,卻是一陣心悸的冰涼。

她無言地走向裡間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下,寻找片刻的喘息,凝重不安的眼神情不自禁地偷偷望向她的火紅賽車,在右側的前輪上,清晰可見那道和水泥牆極速細微摩擦之後,在黑色的輪胎邊留下的那令人心驚膽顫的白色刮痕。
緊張地从驟然發乾的喉嚨裏嚥下一口唾沫,遙緊繃的俊秀臉龐一陣的蒼白。



▼继续阅读▼

 和风系列29 頼る(依靠) 

花式虐狗有新招(雾)

BG可以玩一下这个梗hhh

================


和风系列29 頼る



1



将京都捎来的抹茶粉舀一勺在陶碗中,加水用筛子打出泡沫。拿出微波炉中已经加热的牛奶,先抹茶之后悉数倾入杯中。

喝着为自己暖身的抹茶牛奶,满捧着杯子慢慢走回父亲养殖花草的后院。那里有两套雕花的木质古董桌椅,装帧着复古靠垫,桌上摆着她的电脑。阳光宜人的午后,偶尔像这样到户外学习,让满倍感惬意。

桌上的手机发出震动,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
她接起了电话。
对方是一位女士,言简意赅说明她在yahoo网站看到了她刊登的广告,说是价格可以接受,和她确定是否能尽快发货。女士和满还寒暄了几句,说是他们家刚搬到东京,想尽快购置齐厨房用具,满表示可以满足她的要求。

放下电话,她立即拨通了一串熟悉的号码,和对方核对了时间、叮嘱了注意事项又免不了拌嘴几句。在以“再啰嗦就问你收中介费”为由威胁一通后,对方总算乖乖让她掐断电话。

“然后是...”
她打开那个一直保留的网页,坐下后在键盘上操作起来。



▼继续阅读▼

 和风系列28 虹 

故事进行到这里,总觉得要理一理这条线

最近的热度之一也是这话题,请各位放宽心看待吧XD

==============

和风系列28 虹







遥和满的第一次牵手,还是在两人确立关系的很久以后。

彼时,英雄救美的遥因为伤及左手轻微骨折,尽管被各方威胁不能乱动,本人还是无法消停,经常无意中扯到那只手,或者觉得不自在时,干脆解开绑带听之任之。

发现这一现象的满、自责担心夹杂着生气。担心是怕他恢复不好,自责,是怪自己影响到遥让他不得不放弃一站比赛,生气,是因为她无论用什么说辞,遥都听不进她的话,并且摆出一副大事化小的表情。

但是突然间有一天,放学后一起回家的满发现遥变得很乖。不但不再用左手夹着书包,还小心翼翼、特意叮嘱她要走他右边。让满一时之间有点不习惯。

因为几天以来一直准备游泳赛,两人还没有机会一起回家。那天发生那么多事之后,她一直想有机会能当面和遥好好说说心里话。可是...这样的不能靠近他,让满的心里反倒失落。

只是,虽然心里的话一直没能说出,遥还是对她十分体贴。有空就来看她训练,有时间就陪她一起回家,并且,会在经过一条专属小径时,冷不防凑过来吻她。每当此时,满只是小脸绯红,默许着遥的霸道,不躲、也不逃。

这样几回后,满的顾虑也就慢慢消散。她不再去深究遥为何突然变得听话,总之,只要他知道要好好养伤就行。至于他们的一切,则来日方长。

结果,谁知,比起意外发现他已痊愈这件事,两人的关系因为这个契机而突飞猛进。满的那些话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身体就先烙下了他的印记。接踵而至是父母的盘问...还有遥那个让她喜极而泣的承诺...越来越多的话语、情绪,积压在满的心中,让她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向遥吐露她的心声。


无限学园所在的无限洲,是位于东京都港区的临海再开发地块。因此,从学校的边门出发不用走多远,就能来到位于海边的观景步道。

遥和满这天中午,相约打算到那里走一走。

“啊,对了。”
略走在前方的遥忽然间停下,伸出一直插在裤袋里的左手,对着满微笑,“果然还是要这样走路才可以吧?”对她眨眼。
满起初还瞪大着眼睛,看着遥举在自己眼前的手,表情渐渐柔和了下来。她很快把自己的右手叠了上去,握住他那宽大的手掌。接着遥的手合拢了她的,然后让它们自然垂下。

似乎终于满意,遥又恢复了前行的步伐,他脚步有点快,这次满也必须跟紧一些了。虽说他们两只手只是牵在一起,可是满能清晰感受到被遥用力拉着的力道。他的手十分厚实,掌心处似乎还传来茧子的触感,但是他的手好暖,拉着她的力量也是那么坚定。满的心里涌出一股难以名状的触动。


▼继续阅读▼
(△お好みの文字サイズになるまで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hikari

Author:hikari
博主:光,Sherry,或直呼姓名尚可…

喜欢安静。表面不怎么热闹,内在充实。

喜爱音乐类型:古典(古典及浪漫主义时期为主),R&B,ballad,a cappella,pop etc.

喜爱艺人
歌手:倉木麻衣(本命)
演员:上野樹里,松田翔太

爱好:音乐(Jpop、古典为主),小说(推理悬疑类),时文,评论,电影(主悬疑类),日漫,日剧,美剧,偶尔英剧..以及同人写作(美战遥满cp)。空闲时间拜师学习小提琴以及这么多年终于购置的钢琴…童子功的游泳,每周风雨无阻~

执着于真实的事物。文字是借助表达内心情感的工具。

擅于执行短期目标。会努力去经历一些人生的非必经阶段。希望所做的事没有迎合他人的口味。

一直会设定一个梦想,并试着朝它前进:P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