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和风系列 后记 

此系列由一篇多年前写的短篇引发,里面记述了一个轮回转世的故事:作为战士的遥满在一次任务中双双去世(一死一殉情),两人转世后成为了普通人,过了一次对她们而言截然不同、但意义非凡的人生~~于是就有了这最初的构想

此系列,是依两人作为普通(私立名校)的高中生而展开。故事贯穿了两人的整个高二生活,基本上是写满了一整年的物语吧。系列之后两人会各自去不同的地方发展,展开彼此灿烂的人生新篇章,当然最后一定会再次团聚,按普通人的步调那样,结婚,生子。当初是想写一版遥满作为普通人的生活,虽说这两只就算没有超能力也一样光芒四射,不过作为平凡之人的话,感觉会和我等庶民更加贴近一些吧XD

写BG是因为很多问题比较好操作hhhh 设定上不需要讲太多身为同性恋人的现实困境,金毛进阶F1也更容易(找打)人设上,除了拿走战士这部分之外基本是保留了原设定里两人的全部技能树,人物上倒只保留了遥满,不过虽说很多都是原创人物,也是参考了原著里的部分人物性格。

(背景什么的先讲到这里。。等我想到再来补充。。)

期待下篇文相聚咯~~


 和风系列32 つばさ(羽翼)(系列完结篇) 

羽翼渐丰,展翅翱翔

感谢彦君带给我这个富有寓意的标题XD

这篇是两人的交替自述

=================



和风系列32 つばさ





化学老师高木小姐在快速地写着板书。她正在随意抽同学回答问题,下一道很可能抽到我这排,我有点紧张。此时,大家也都专心致志或思考或抄笔记,课堂里十分安静。说起来,虽然我不用参加高考,可也必须通过每一门期末考拿到学分。之前为听大学部的课程翘了几节课,这是最后的几堂总复习,此时此刻,我也必须专注一些。

“海王满同学,第10题的答案你认为是哪个?”
果然喊到我了,我看了看自己的答案,“是B,第3和第4个反应。”
“分别是哪两种反应你能说下吗?”
“和NaOH乙醇溶液是取代,和HBr是加成。”
“好的,你坐下。这道题的迷惑点主要是4,烯烃在这里...”
顺利通过。我松口气,偷瞄一眼手表,接下来还有十五分钟下课,应该不会再叫到我了,感觉可以开个小差的样子。
今天是阴天,一整天都没有太阳,也不能和往常一样看到晚霞,不过没关系,今天没有社团,待会儿可以直接回家,想到这里我油然而生一股喜悦,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藏在校服里的坠子。

“满,你先回家是没问题啦,不过你最好交代一下你最近怎么回事?这么恋家?难不成是金屋藏娇??”
岚不经意的一句话说中了我的心思,真是的,我有这么容易被看穿吗?我一边抱紧书包一边加快脚步,马上就能看到家里的房子了。
“来了哦。”
妈妈的脚步声从里屋传来,“啊啦,好早呢~欢迎回家。”
“我回来了,妈妈。”
在玄关柜子拿出拖鞋,张望了下里屋,客厅里没有人在,“爸爸呢?”
“还没有回来,说是在路上堵了,要晚些。”
“这样啊。”我在客厅的沙发那里稍许迟疑,心里还藏着另一个疑问。
“那孩子的话,从刚才开始就没有看到他了。我买菜回来就没听到他动静。可能是在你房间?你要不去看看?”
“好...”
终于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看到妈妈消失在客厅,此时我不再掩饰,赶紧并作几步走向了楼梯。

轻声地推开房门,“遥?啊啦。”
在我靠窗的沙发上找到了我该找的人。房间里没有开灯,可是窗帘还打开着,屋内仍可以看得清楚。他似乎睡着了,我在身后先关好门。
“真是的,怎么睡在这里啊...”
嘟哝着,我在他面前蹲下,看着他沉沉睡去的面容,似乎很是疲惫的样子。他的头发非常凌乱,我伸手摸了下,果然还有点湿,肯定又是洗完澡直接躺下,就是教不会要先吹干头发。他一只手臂垫在头下面,另一只荡在沙发边缘,睡得毫无知觉的,鼻子里还传出重重的呼吸声,真是,到底天天是什么事情这么累啊?我无奈地想道,把他的手摆回沙发垫子上去。他的嘴微张着,嘴角还有口水流出来,我笑了笑,起身拿来纸巾帮他拭去。
“真是个小孩子呢。”
一睡起来就什么都不管,我的沙发那么短,半条腿都露在外面居然还睡那么香?看来啊,就算是留在这里的最后几天,我的这位未婚夫先生,也还是闲不下来呢~

前面妈妈说了爸爸还有段时间才能到家,看妈妈的样子晚饭也应该没好。虽然回来早,不过今天就小小任性一下,不去帮她晚饭也没关系吧。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爬上沙发,在他的身边找了个舒服的空间,抱住他的身子,头枕他的肩膀,在他怀里惬意地阖上了眼睛。




▼继续阅读▼

 和风系列31 交差点(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分道扬镳

所以抓紧时间再放放闪吧T^T

上一篇水(si) 到(pi) 渠(lai) 成(lian) 的求婚成功了。众亲友的反应,是本篇的重点(笑)


=================



和风系列31 交差点


1


梳洗完毕,更换上可以外出的衣服,他再度回到了那温馨满溢的卧房。

这里整体是温暖的色调,早晨的太阳无法穿透双层的窗帘,只在屋内点起了微弱的光亮。房内古老的家具透着木材的原色,只有那张安置于里端的大床,深蓝色的床饰,被那复古的帘帐包围,宛如与世隔绝的深海宫殿。

而那里,也有着他最爱的海洋女神。

弹指之间,他的脚步已被深深吸引,再度迈回了那温柔的原乡。掀开帐子,小心翼翼地爬回了属于自己的那一边,在那里安静地停驻。眼前是一个天使。海洋般波浪的卷发散落肩头,小巧玲珑的手指微微地鞠着发丝,另一只手伸出了被褥摆放。她的面容恬静平和,一张一弛的规律呼吸带动身体起伏,精巧的小嘴边似乎还挂着微笑。也不知道盯着她的睡颜有多久,看到她迷朦之间转醒,他的眼中漾出了如水的温柔。将原本要离开的念头抛诸脑后,他俯下身初尝了她的唇瓣。

“...早安。”
开启惺忪的睡眼,映入朦胧眼帘的是于咫尺之处,那铭刻于心间的精致五官。手指碰触他的脸颊,确认他的真实,她看到那对薄唇升起了熟悉的弧度,暖到心坎的笑容,使得她跟着他、弯唇展出了笑颜。
“早安,我的遥。”
手指在他的五官间流连,描绘那宝石般的双眸、那英气的鼻梁;她甜到心口的称谓,使得他倾身向前,再度给了她一个缠绵的深吻,作为奖励。
“...睡得好吗?”手指绕过她耳边的碎发,爱怜地把玩,没多久被她留在被窝外的右手纠缠。
“不太好~”可是那张方才还笑颜可掬的小脸上,此刻带上了情绪。
面前的俊脸立刻显出了追问的意味。
“我做了一个梦。”不等他出声,她率先开了口,“梦到了那时候,你为了救我,牺牲了自己...”她的眼中满是心酸。
“你还记得吗?那天也和今天一样,是个下雪天。我们遇到了十分强大的敌人,你为了保护迎面受到攻击的我,从旁边扑了过来,然后...我也...”
“..别说了…!”禁受不住内心的翻江倒海,他的眉头紧紧蹙起,第三次,用唇打断了她的话。
如蜜糖般甘美的双唇,诉说着那遥远时空中苦涩的纠葛,使得两人的距离再度拉开时,他的脸上愁云密布。
伸手抚触那迟迟无法舒展的眉心,她的笑意突然攀至那秀美的唇边。在弄懂她神秘莫测的表情之前,只听她幽幽地对着他说:“胡~说~的~我骗你的哦~”然后朝着他吐了吐舌头。
“我做了美梦哦~~梦到了我们的圣诞节,那时的遥似乎比现在要老一点,所以应该是将来要发生的事吧。”她转而开心地叙述。
被突如其来的转折弄得目瞪口呆。此时,他不知是该生气她胡乱开玩笑比较好,还是乘机落井下石地损他...看着那再没有阴霾的俏丽面庞,总之他知道自己是被狠狠地耍了,“满..~~”他大呼一声,惩罚性地啃起她的脸蛋来。



▼继续阅读▼

 和风系列30 真っ白(纯白) 

30篇达成~~~~~

这里的“纯白”主要是象征意义XD

==================


和风系列30 真っ白



(上)


从早晨开始,淅淅沥沥的雨就不曾停歇。天空笼罩着一层绵密的低云,似是伴有薄雾。从阳台望去,原本伫立于左侧尽头的无限大楼只依稀露出刚毅的轮廓。

拉上窗帘,遥移开落地门回到屋子里,很多家具依次被搬走,显得客厅里前所未有地空旷。他回到里屋拿起随手搭在椅背的外套穿上,抓起床边的手机确认了下时间,将它装进上衣口袋中。因为玄关的柜子已经卖掉,钥匙之类的被他随手挂在了进门的挂钩上。他利索地穿上运动鞋,取下车钥匙,背上单肩包——里面是他在这里仅剩的一些东西,关闭墙上的暖气开关,动作一气呵成,却在开门前回身看了屋里。那里昏暗且寂静,原本配置的家具还留在那里,暖调的装帧却透出一股压抑。

“啊,那个...”
突然发现了什么,他慌忙脱下鞋子,顾不得背包,并作几步回到卧室门口。当眼睛顺利捕捉到某件东西时才露出释然的笑。
“差点忘了你。”
他摘下门上的木牌,上面用彩色字体可爱地手写着“遥和满的小屋”。因为一直不舍得拿走以至于拖到了这交房的最后一天,遥有些自嘲,什么时候他也变成了这优柔寡断的性格。

“还真有些不舍呢,不过还是得告别了。”环视了一圈屋内,他一边走向门口,把木牌放到包里不会被挤压的位置。再度穿好鞋子,遥这次非常果断地开了门,只是在关上门的时候,他还是不由自主放慢了动作。


站在最里端靠在电梯厢,他的思绪还是没能完全出来。直到进来一对母子,小朋友兴奋地说着今天要去看的电影,母亲回答着他并提醒他小声,遥才稍微缓和一些。

特意到底楼和管理员告别后,他到地下停车场开出了自己的跑车。接下来他打算先回老家一趟,下午还约了个人。只不过这固执的老头子还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害得他只得多跑一趟那个深山老林,虽然约的是一小时时间,可山崎老头说了他今天下午没其他事,遥估计跟他闲扯完回来也要天黑了。




▼继续阅读▼

 [转载] The First Close Contact: Hold Me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抱紧我) by amabas 

跟晴姑娘日常讨论的时候,说过最喜欢的其实是两人恋人未满的时候

随意吐槽调情,又默契十足

还没认识你之前已经为你臣服,这是满的心路历程。对于遥,究竟是什么让她最终心甘情愿接受了使命(所谓的一起中二拯救世界),是个值得探索的问题

==========================

忙得一言难尽,心思也难以平静,所以许久没来更文,也欠了很多留言,总之先送上诚挚的歉意。

我一直好奇遥在接受使命之后,第一次参战是什么样子,她在想些什么。从开始指责战友不择手段的情况来看,我感觉她的内心其实是柔软的,对生命热爱又怜悯的。虽然不至于像兔那样手忙脚乱又哭又叫,总之这样的一个人第一次下狠手,估计也是不知所措的吧。
第一次参战却又没有任何亡国记忆的月亮有假面作为后盾,不是卫,不是王子,只是假面。而留有一些前世记忆的天王星,在当时又是谁在精神上支撑着她呢?
所以自己脑补出这篇短文,给出一个解释,也仅代表自己观点。


The First Close Contact: Hold Me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抱紧我)


精致的手杖被她握在手中,尤其是顶端深蓝色的星球状晶石更是巧夺天工。不知情的人或许还会羡慕她能够得到这样一件稀世宝贝。然而很少有人能够明白:拥有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与此同时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没有时间再回忆过去,更没有心思去欣赏千金难买的手杖,她面前的人正在痛苦地捂着双耳,似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话,如困兽一般挣扎却又总是无济于事,仿若耳边有恶魔在喧嚣,一点一点地吞噬着人类的理智与信仰。
她知道该怎样处理这种人类魔化的事件,因为她见过并肩作战的同伴是怎样迅速而果决地出手,令恶魔的仆从在千钧一发之际摆脱邪恶之力的钳制,在令受害者重新恢复为正常人的同时,也拯救了面对危险近乎精神崩溃的她。
她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也没有什么作战经验,所以不认为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身手与能力,面对危险也依旧是手忙脚乱,只比上次好上那么一点。
可惜她的同伴——水手海王星并不在身边,此刻正是她第一次出行任务,如细胞分裂般无穷增多的妖魔分身令她感到恐慌,接下来发生的事无疑是雪上加霜:她们正渐渐地被如洪水猛兽的分身冲散。同伴的身影难以寻觅,她也在堪堪躲避着四处逃窜,以不屑的神情掩饰着内心深处的慌张无助,手掌开始沁出细密的汗,手杖随之打滑,最终只听见‘咣当’一声脆响,那是手杖上深蓝色的晶石与地面碰撞的声音,顶端的天王星符号似有不甘地散发出光芒,在诉求着对主人的不满。
要她...杀戮?不行的,她永远忘不了人死前那种绝望之极又带着强烈恨意的眼眸,似是在对杀戮者许下来自地狱的恐怖诅咒。良心的谴责犹如禁锢自由的牢笼,令她光鲜亮丽的人生染上污点。亲手了结对方的生命?不...她下意识的拒绝着,赛车场上时而迸发的好战与不羁在一点点地消逝掉,她气喘呼呼地向后退去,那一天她只是出于同伴拼死相护的情况下,一时脑热才暂时答应接受这个使命的。不再指责同伴下手已是她最大的让步,亲力亲为是不行的,不行的......要知道在生物实验课上,她连一只青蛙都不忍解刨。
对比之下不难看出,她的同伴才是真正的战士:那个寡言清丽的少女是她见过最理智从容的人,甚至在这种自顾不暇的危机当头也不例外,可以一边作战,一边在教导着她如何出手如何防御,还时不时地安抚着她恐慌无措的情绪。
即使看不见对方的身影,担忧而期待的声音一直在她的脑海中回响,带给她支撑下去的力量。声调庄重典雅间又带着一丝丝的柔婉动听,犹如海上被微风吹起的浪,轻柔之下带有着独特的悠扬。
不出多久,一双耳朵甚至来不及享受,宛如天籁的声音突然不见了,短暂的沉寂后,取而代之的是极为刺耳的讥笑声,像是讽刺脚下不堪一击的蝼蚁,挑战着她的自尊与骄傲。
伙伴被分散已是令她手忙脚乱,也好在有声音成为她的精神支柱、提醒着她并非一人孤军奋战,如今连声音也听不到,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间悄然蔓延开来。
似曾相识的预感,难以言喻,却又令人沉闷无比,偏偏难以忘却,越是装作若无其事越是像一枚种子深深埋在心里,这种失去同伴踪迹的孤独感令这枚种子生根发芽,慢慢地破土而出。
带刺的触手向她袭来,体内的血液突破了肌肤的禁锢,争先恐后地迎接新鲜的空气。紧接着便是令人清醒的疼痛,她突然想起同伴曾说过:“战士归宿除了战场,便是坟墓。”
当时,同伴若无其事地说出那种视死如归的话,完全不理会她为这种反差带来的惊愕,反而欣赏着缤纷落英。微风浮动,细如羽毛的发丝在空中轻轻舞动,沁人心脾的暗香萦绕不绝。好似一场无意识的轻语,那样惨烈的归宿似乎早已被遗忘。
即使那个少女无视她的拒绝,一而再再而三地接近了她,在她心中却依旧是如此清丽高傲的存在。



▼继续阅读▼
(△お好みの文字サイズになるまで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

hikari

Author:hikari
博主:光,Sherry,或直呼姓名尚可…

喜欢安静。表面不怎么热闹,内在充实。

喜爱音乐类型:古典(古典及浪漫主义时期为主),R&B,ballad,a cappella,pop etc.

喜爱艺人
歌手:倉木麻衣(本命)
演员:上野樹里,松田翔太

爱好:音乐(Jpop、古典为主),小说(推理悬疑类),时文,评论,电影(主悬疑类),日漫,日剧,美剧,偶尔英剧..以及同人写作(美战遥满cp)。空闲时间拜师学习小提琴以及这么多年终于购置的钢琴…童子功的游泳,每周风雨无阻~

执着于真实的事物。文字是借助表达内心情感的工具。

擅于执行短期目标。会努力去经历一些人生的非必经阶段。希望所做的事没有迎合他人的口味。

一直会设定一个梦想,并试着朝它前进:P

free counters